我們想要的台北長這樣。
  1. 台北,國際之都

    我們常常聽到有人說「台灣人需要國際觀」,但是究竟什麼是「國際觀」?國際觀不是出國觀光,而是能否理解文化背景、成長環境都與我們截然不同的外國人。我們能否走出自己的舒適圈,真正接受文化衝擊的洗禮?台北要成為一個國際城市,不能只是有很多外國人來這旅遊、工作。而是要讓他們願意長久留在台北,成為這座城市將來多元發展的優勢。為了讓台北能夠與國際接軌,我當選後將督責市政府與國際接軌,讓英文成為台北市公用的第二語言,讓台北真正成為對外國人友善的都市。讓更多外國資金投資台北,讓台北的經濟活絡,在一個世代內追上新加坡。

  2. 台北,全民教育

    提升國際競爭力,需要全民共同的努力。其實台灣人最需要把英文學好,至少達到能用英語對話、與外國人交談的程度。然而我們的學校教育,卻還力有未逮。台北市也有很多辛苦的家長,沒有能力把孩子送去補習班,強化他們的英語能力。錯過了學習語言的黃金時機,實在非常可惜。因此我當選後,將要求市政府妥善運用現有資源,開設自願的免費課輔教室給有需要但沒有能力補習英文的學童。同時,在高齡化社會中,實用的英文會話課對許多的退休長輩也是很有幫助的。結合各里各行政區的現有資源,協助長輩能用簡單的英文與外國人對話,讓台北跟國際接軌。

  3. 友善托育,安心育兒

    目前市府對零到兩歲的嬰幼兒,只要由在政府網頁上登記的保母托育,每個月可以補助家長兩千元托育費用。如果狀況特殊,補助還會更高。可是為何年輕爸媽,還是覺得養育負擔沉重,感覺政府好像沒有在做事?

    在中正萬華區,每年大約有八千名零到兩歲的寶寶,可是政府立案的友善托育中心,可以照顧的嬰幼兒數量卻不到四百位;就算加上有登記在市府網頁上的合格保母,能夠獲得照顧的嬰幼兒,也不超過全部的四分之一!原本立意良善,同時補助年輕父母減輕養育方面的經濟負擔,最後卻變成看得到吃不到的大餅。實在是讓市府的美意大打折扣,更讓照顧新生兒與幼兒的政策,變成空頭支票。

    所以孝威主張,目前對於在政府認可的友善托育中心托嬰的補助,應擴及所有的新生兒。從出生到兩歲,每個月補助三千元。無論孩子是由誰照顧,只要家戶年收入在一百萬以下的中產階級,都給予補助,讓更多人願意養育孩子。

    同時政府應當鼓勵、提供誘因給年輕父母,將孩子交給合格的保母托育。除了職訓單位廣泛開課培訓育幼人員,與在市府網頁上公開合格保母的名冊外;孝威主張在嬰幼兒的托育場所裝設網路攝影機,讓孩子的爸媽可以透過手機APP,隨時隨地看到自己的孩子,等到孩子結束托育時,再由父母透過APP評鑑保母,並上網公開保母評價供有需要的父母搜尋。讓市場來淘汰不適任的保母,同時讓優質保母脫穎而出。這些都應當由政府來推行,提供家長友善的托育環境,讓年輕父母能安心育兒。